《解放军报》7-30

(李进 樊应龙 本报特约记者 黄建华)雪莲,笑傲于雪山之巅。薛莲,清华大学优秀硕士毕业生,名字与雪莲谐音,如雪莲般“怒放”红土高原,用不平凡的勇气写下芬芳美丽的青春传奇。

她给男友的回答相当“洁白”:我要到基层放飞心底的梦想

20027月,薛莲顶着贵州省盘县高考状元的“光环”,被清华大学录取为第三届国防生。

毕业那年,薛莲以学分总成绩排名第二的优势被推荐保送读研。研究生期间,她潜心学习,先后在国内外核心学术期刊发表4篇论文,申请了3项国家发明专利及1项软件著作版权。

20087月,作为清华大学优秀硕士毕业生,薛莲面临很好的选择:所在实验室导师让其留校协助工作。能留在北京、留在清华,从事学术研究,这样的前途令同学们艳羡不已,可薛莲的决定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她选择去边疆。

为此,她相恋数年的高中同学、就读于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男朋友石涛第一次与她闹红了脸。几番劝说无果,“拗”不过她的石涛只好“尾随”她来到边疆。她对男友的回答相当“洁白”:我要到基层放飞心底的梦想。

凭着这种“固执”劲,她在炮兵连长的岗位上干得风风火火

然而,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怀揣“到火热军营建功立业”的梦想,作为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薛莲被直接分配到云南省军区某预备师炮兵团任连长,成为该师第一位女炮兵连长。

第一次站岗,和她搭档的是位老班长。老班长在哨位上军姿挺拔、纹丝不动,而她才站了10多分钟就脸红气粗、腰酸腿软。“薛连长,不行您就到值班室休息吧!”老班长好心劝道。薛莲的脸一下子红了。

第一次跑3公里,战士们跑完后,折回来还能碰见她,就连和她同组的40多岁的卫生队队长,都远远跑得看不见踪影了……

强烈的挫败感涌上薛莲的心头。从那以后,只要一有空,她总是抢着替岗;每次跑3公里,她都比别人多跑1公里……凭着这种“固执”劲,她在炮兵连长的岗位上干得风风火火,让不少男连长都为之折服。

可年末的时候,昔日同窗好友的一个电话,微妙地改变了她的心境:那位同学言谈中满是对工作环境和发展前途的憧憬。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薛莲想起了自己刚到部队时的豪情万丈,想起了所学专业与现实工作的不对口,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失落感。

她褪去“清华造”的光环,从别人眼中的小事、琐事做起,寻找自己的舞台

那年春节,团里组织预备役军官回营办公。她所在营教导员、江川县委书记马文龙在座谈中提醒年轻人要有“归零心态”。这番话点醒了薛莲,打那以后,她褪去“清华造”的光环,从别人眼中的小事、琐事做起,边干边学,寻找自己的舞台。

由于工作踏实、出色,她先后被调到团干部股、师通信科工作。刚到通信科时,恰遇部队野外演练,她主动请战,白天跟战士一起爬杆、试线布线,晚上还打着手电筒学习装备操作使用知识。半个月下来,常见故障的检测及排除,她基本做到了得心应手、“手到病除”。演练期间,她所负责的通信保障无一差错,整个人却瘦了一小圈。与此同时,她在实践中摸索出“串联记忆法”“一站式”通联法等通信保障方法,在全师范围内推广。

20118月,薛莲与其他9位战友代表师里出战“云南省军区信息化网上知识竞赛”。比赛那天,她和战友们夺得团体总分第一,而她个人以0.5秒的差距未能进入前三。在别人眼里,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可薛莲却满心懊悔和自责:“没有拿到第一就是失败!”

不久后,薛莲再次参加“云南省国防知识竞赛”。这次她没有让机会溜走,从2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冠,荣立个人三等功。

2011年底,师党委决定对单位政工网进行改版升级。薛莲就读研究生时,专业就是信息化建设与管理,于是她主动请缨,承担起师政工网的改版工作。那段时间,由于每天都在电脑前工作10多个小时,本来身材就娇小的她,体重锐减5公斤。

一个月后,一个“紧贴基层生活、紧贴官兵思想,紧贴时代特点”的全新网站诞生了,内容涵盖时事资讯、在线读报、网络教学、心理咨询等10多个全新的栏目,上线试运行期间就受到官兵好评。2012年初,该师政工网被评为全军“优秀政工网”,开创了预备役部队网站获此殊荣的先河。同年底,薛莲被云南省军区评为“爱军精武标兵”。

尽管谐音“雪莲”,薛莲却从未见过真正的雪莲。她有个小小心愿,就是有一天能亲眼看一看那美丽而坚强的雪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