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刘茜

  她是清华第一个女兵,她在部队书写下光辉的一笔。

  她是清华走出去的“许三多”,她在部队完成了属于她的“士兵突击”。

  她叫贾娜,2005年考入我校新闻与传播学院,2007年正值大三的她选择参军当了一名义务兵。经过在部队两年的锤炼,她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大学生,成长为一名坚强刚毅的女战士。2009年11月25日,贾娜退役后回到学校。

  入伍之前,贾娜从未想到过自己会当兵。

  从小,贾娜就是品学兼优的乖乖女,一心向学。

  部队,听起来是个遥远的地方。

  2005年,贾娜以山西省永济市文科高考状元的成绩考入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同时,她也是家乡13年内唯一考上清华的大学生。

  同所有在校女大学生一样,贾娜也爱打扮、爱漂亮。每天骑着自行车奔波在教学楼和图书馆之间,休息的时候看看美剧、韩剧,日子过得轻松而惬意。

  “我以前的理想是做一名像杨澜、柴静那样美丽大方又秀外惠中的才女记者。”贾娜说。

  然而,命运总是充满着太多变数。有一天,贾娜骑着自行车经过校园主干道,看到了几个醒目的大字———“2007年大学生应征入伍报名通知”。就在这刹那,她对自己说:“贾娜,也许你可以去试试。”

  从那一刻开始,这个原本普普通通的清华女生开始了她的“士兵突击”之旅。她不知道她将面临怎样艰难的考验,也不知道她的选择是错是对。

  

  初入连队

  部队里生活艰苦,纪律严明,吃苦是难免的。

  入伍的第一天,贾娜心爱的长发就被班长咔嚓一下剪掉了。第二天,贾娜就因为被子叠得不好受到了批评。刚进部队的日子,贾娜几乎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生活的全部内容就是叠被子、打扫卫生、训练队列,做任何事情都要向班长打报告。每周写一封信、打5分钟电话、吃一次零食,同年兵之间平时不允许说笑聊天。

  但是,比身体上吃苦更加令贾娜难受的是心理上的压抑。

  因为是清华学生,贾娜受到了大家的 “特别关注”。女兵们都不怎么和她接触,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甚至有些人还带有敌意,说些诸如“大学生了不起吗”之类的话。

  军队不同情弱者。贾娜的班长常说:“哭有啥用!部队里最不值钱的就是眼泪!”贾娜只好忍着,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又不敢发出声音。

  问贾娜觉不觉得委屈,贾娜说:“当时遇到一些事委屈肯定还是有的,但是我从没后悔过。”

  这时候,贾娜收到同学寄来的一本书———《士兵突击》。书中许三多的坚韧、隐忍和单纯深深震撼了贾娜。她开始反思:“三个月,除了抱怨和抵触,我还做了什么?又收获了什么?我来部队又是为了什么?”贾娜决定,既然来了,就不能虚度两年时光。

  媒体关注、清华光环造成的压力,再加上骨子里天生的好胜心,促使贾娜打起精神,转变心态,重新投入到部队生活之中。

  士兵突击  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结束后,贾娜被分配到浙江宁波东海舰队某通信站,学习报务专业。

 

  由于经常一坐就六七个小时,报务员每次练习结束后都双腿麻木、腰酸背痛。有的战士支持不住,趁班长不注意,就将手搭在键盘上休息。但是,贾娜从没偷过一次懒。后来练习击键,班长说击键一定要重,很快贾娜十个手指全被击破,键盘上滴满了鲜血。再后来练习五笔打字,为了熟悉字母键分工,晚上熄灯后贾娜还会打着手电筒钻在被窝里摸键盘,好几次不知不觉就抱着键盘睡着了。课后练习五笔拆字,班长规定一天拆一页共80字左右,贾娜一般都要拆两页以上。

  与此同时,在生活上,为了改变大家对自己先入为主的看法,贾娜“先下手为强”。打扫卫生时,刷厕所的活一般都被贾娜抢先“占用”。帮厨时,什么活大家都不愿干她就上。

  全连只有二楼洗手间有一个热水器,而大家都住在四楼。冬天天气很冷,就只能用热水瓶打热水提到四楼洗漱用。贾娜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把全连的热水打好。五点半以后当战友们陆续起床时,已经可以看到四楼走廊里摆放整齐的50多个热水瓶。而且平时有战友需要帮忙贾娜都是有求必应,不久她就被冠以“大妈”的称号,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干活”著称。

  时间长了,大家对贾娜的为人有了了解,不少人开始主动找她聊天儿,说以前觉得大学生心高气傲、不好接近,没想到她却“像大姐姐一样善解人意”。

  与此同时,贾娜在业务上的优势也日益显露。很快就在一次集中考核中脱颖而出,取得了第一名的成绩,第一个达到新兵跟班的要求。跟班后又再接再厉,第一批考出工作代号,并可独立担负值班。年终评比,因为各方面表现突出,贾娜荣立三等功,并且是中队有史以来第一个荣立三等功的义务兵。

  

  士兵腾飞

  对于贾娜来说,如果说第一年是在储存能量,第二年才算得上真正的释放和起飞。

  由于业务突出,第二年新兵入伍的时候,贾娜被派去辅导新生,成为连队历史上第一个带集训班的义务兵。这个任务以往都是由业务精湛的5年兵担任的。

  在业务学习上,贾娜对新兵严格要求。有新兵说:“贾班长生活中是只温柔的猫,工作中就变成了凶狠的老虎。”

  生活中,作为班长,打扫卫生、帮厨、打水等贾娜都和大家一起干,休息时和她们围坐在一起讲笑话、聊天儿。为此有些老班长私底下不无担心:“这样带兵她们怎么会怕你?那还管得住吗?”贾娜说:“带兵不是管兵,更不是让兵怕我,只要她们服我就够了。”

  为了减轻新兵的压力,贾娜提出 “好事减压法”,建议每人每天帮同年兵做一件好事,从中获得巨大的快乐和满足。第二天,就有新同志立即向她表达做好事后的愉悦心情。

  两个月集训班结束考试,14人成绩全部合格,而且平均速度比前一年同期提高了7~8组。班长们也惊讶:“原来这样也能带好兵!”并将此归结为“贾娜快乐训兵法”。

  集训班结束后,贾娜回台位值班,开始每天的上下班生活。不久,贾娜发现身边的战友闲暇时间几乎都用来绣十字绣。这样一来,上班时坐着,下班后又一坐几个小时。所以不少战友都得了颈椎病。

  贾娜决心要做点什么。于是,她去阅览室借了几本名著和励志类书籍,在聊天儿时给战友们讲故事。不出意料,听完故事大家都抢着问 “你从哪里看到的啊”,贾娜就将书名道出。遇到有借书意向的立马顺水推舟地搬出 “阅览室”三个字。此后,无人问津的阅览室变得 “门庭若市”了。

  有的战友想学计算机,贾娜主动找到她说:“我买了一本关于计算机使用的书,但一个人学没意思,我们一起学好不好?”对方自然乐意。最终,这件事逐渐形成了一种风气,陆续有战友找贾娜借书。后来她又用节余的津贴费买了几本,至今放在连队的电脑房里。

  就这样,清华女生贾娜在军营里认真做事,低调做人,真诚待人,赢得了领导、战友的一致认可和好评。贾娜的班长对贾娜说:“我观察了一下,你是咱们中口碑最好的。”

  重回校园

  当年,当兵的事差不多落实之后,贾娜才把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很多人包括贾娜的家人和朋友都表示反对,大家抛出的第一个问题无一例外都是:为什么去当兵?

  贾娜说:“说实话,没有很深刻的‘为什么’。当时的我对军营的向往,有一种模模糊糊的责任,但更多的是年轻人的好奇心理,想去体验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而已……虽然当时给我反悔的时间很长,大概有一个多月,但是自始至终,直到现在,我从没后悔过。”

  宁愿放弃轻松安逸的大学生活,而选择去艰苦的军营;面对亲人朋友的质疑和反对,却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贾娜做出这种选择,是在对自己、对安逸的生活发起挑战。她只是凭直觉坚定地认为:“我应该去。”重新回到校园,反思当年的选择,贾娜说:“我不后悔,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贾娜说,两年的军旅生涯锻炼了自己的忍耐力,培养了自己的责任感。“以前计划未来更多是考虑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好,而现在,我觉得如果自己的工作不能服务于其他人,就没有任何意义。我要做为人民服务的工作。”

  两年的军旅生活结束了,贾娜的心永远留在了部队。一回到学校,贾娜就申请要转成国防生。贾娜说自己以后还是想要回到部队……

  【记者手记】

  许三多说:“不抛弃,不放弃!”

  贾娜说:“我从没后悔过。”

  许三多说:“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

  贾娜说:“我在想我能为别人带来什么,我还能做些什么。”

  在我看来,贾娜和许三多具有同样可贵的品质———坚韧、隐忍、单纯。一个原本娇弱的女生,选择携笔从戎,原本就需要极大的勇气和决心。心里满是压力和压抑,面对所有人的“误解”,却依然保持微笑,乐观地面对生活,认真专心做事,真诚热情待人,这需要怎样一颗强大的内心才能完成 “突击”?从小生活就不富裕,面对着城市灯红酒绿的诱惑,却依然选择进部队去吃苦,这需要怎样一颗纯粹的心才能完成“突击”?

  在这个许多人一心沉湎于物质追求的时代,贾娜无疑是一流清泓,清彻了我们每个人的心。

 

http://news.tsinghua.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