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5-7

(韩冬野)“我希望回国后借助清华长庚医院的平台,为国内神经临床医学做点事情。”他放弃美国华盛顿大学临床神经外科教职的工作回到中国。他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在美国得到神经外科协会认证的临床神经外科医生。2014年,他选择结束海外的学医行医生活,回到祖国的怀抱,接受新头衔——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副院长,他就是王劲医师。采访时,他说:“叫我王大夫就好了。”

在美深造28

王劲,1960年生于北京,那正是国内神经外科起步的时候。受家庭环境的影响,1983年,王劲考入北京医学院学习医学专业,并在首都医学院完成以神经外科为研究方向的硕士学习。硕士毕业后,王劲赴美留学,由此开始了在美深造的艰辛历程。

初到美国,王劲先后在依阿华大学医学院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从事神经外科基础研究工作。“白天黑夜地在实验室里做科研。”这样的刻苦学习,王劲一坚持就是6年。

1993年,32岁的他一边做科研,一边开始准备美国神经外科住院医师考试。他最终成功进入俄亥俄州立大学医学院神经中心,经过长达7年的培训后,成为圣弗朗西纪念医院的一名医师。2002年,他一次性通过美国神经外科医师协会测试,最先开启了华人获得美国神经外科协会认证的大门。

王劲一直关注着国内的医疗发展和服务。2012年,他担任清华大学临床神经研究院副院长。他每年回国都与神经外科的主任医师一起做临床科研项目,为内地提供技术支持。“我在北京生长,对这里有很深的恋乡情结。”事业的高峰期,王劲选择回国。他已做好重新开始在祖国的医疗一线埋头耕耘的准备。

学习从未停止

从美国的医师培训体系中脱颖而出,王劲对医学教育尤为关注。“一个优秀的临床大夫,没有与生俱来的能力,他们都是通过系统严格的培训机制逐步培养出来的。”王劲说。

“如今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衡,普通医院与顶尖医院的水平差距很大的情况,导致我国病人都涌向北京、上海的三甲医院。”王劲认为,想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发展医疗教育是一个重要途径。

作 为清华大学发展医学的临床教学医院,北京清华长庚医院正在建设一套国际化的教学科研体系,“住院医师首先要对专科有全面的认识,通过第一阶段的测试与评审 后,再进入专业培训。”王劲说道,“医学界里,对大脑的认知是最少的,所以神经外科的机遇也是最多的,这就是钻研神经学科的最大动力。学习是不能停止的, 希望后辈的医学生继续刻苦努力。”

患者痊愈是最好的奖励

1999年,王劲回国主刀了一台重要的脊柱手术,手术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父亲王忠诚。王忠诚是中国神经外科事业的开拓者和创始人之一,也是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74岁的王忠诚椎间盘突出严重压迫了神经,为了能继续从医治病,他坚持要做手术。面对高龄手术的巨大风险,院方经过多次商讨,最终决定请王劲回国主刀。因为同样的病例,王劲当时已在美国进行了上百次的手术。

病床前,他问父亲,“爸,我给您开刀,怕吗?”“我都做了一万次手术了,还怕开刀?你别把我的五腰椎开成四腰椎就行。”父亲开玩笑地说。最终,王劲顺利完成了父亲的脊柱手术,让父亲重新站了起来。

“父 亲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神经外科医生,当时开展工作条件非常艰苦,没有先进的设备,没有辐射的防护设施,甚至连国外的文献和参考资料都很少,完全凭着一腔 热血和干劲自己摸索。我在神经外科的钻研没有父亲那么全面,但仍然希望回国能在神经的框架下做一些有新意的事情,让更多的中国老百姓受益。”